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河池市志(县级)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1-09-29 12:54 点击数:

  2021-09-17货运资讯|2021年9月2日 货运资讯速览、政策要,河池镇拉显村大卢屯存有光绪九年禁约碑一块,碑文如下:窃维族繁人众非礼法无以约 束况有贤愚不等□雇工俱系外处之人更宜严防于是众议定立禁约条规有犯必究俾共享雍睦之 乐矣所议禁规并臚列呈批勒石永远垂戒奉特授河池州正堂陈

  批该职等公议禁约各议尚属妥协准给示勒石示禁以垂久远一禁村中汶水乃通村共享之福 各宜自当洁净如违□□□□□□者众责一禁公议村中不准开场聚赌违者禀究一禁人家如有白 日出外工作家中被盗货物牲畜原应稽查如有何家甲家不能保结或议拜不遵或借公还私或受贿 包瞒閤村联名呈禀究治一禁村中村边前后左右龙脉沙水□者不许取土挖坏以及打石损伤如有 恃长横强抗违閤村联名呈请究治一公议村内向系通共大塘地基不许霸占起造争为私地如有谁 人围种菜蔬众地以及私偷埋石若有此心示当自明自移挖自退众口说不雅违者众罚一禁公议牧 牛之地原为通村养牛之区不许筑壕围种久日以为己私免使有碍牧牛违者禀究一禁不许窝盗勾 引贼匪偷窃村中家物六畜或放火焚烧遇有等件查无保结合众送官究治一禁围野种有杂粮菜蔬 采薪干茅不许偷窃犯者公罚一禁公议刁唆生事争讼为害非小亟当禁戒敢有违犯联名呈送究治 一公议养有牛马各自管束不得乱放踏坏畚地田违者公罚一禁田中牛粪不许别人捡取以及□畚 绵花桐子芋头工急未收不许乱得乱捡至十月后方准如十月内何人乱取合众公罚莫清芬 茂薰 土金 著芬 金博 测衷 日暮呈请示禁蒙

  且吾祖公之经营伊始也辉里处仁子孙比□斯之众地灵人杰士农如瓜瓞之绵然当时污池永 六畜受暑渴之苦池长流朝夕有便用之资故于同治九年閤村共议捐钱百串买田作池以为众人之 公不准开路决水而为一己之私火旱无乾必有祯祥之兆出租养鱼兴利无穷也所有约禁各条列于 右勒碑刻铭流传后代子孙且永承弗替云耳一禁后村中山不准私砍材木采泉汶水不准洗衣浴身 拿获者罚钱六千文一禁田园畚地并峒场所种禾米甘蔗食物棉花禾草一切窃盗拿获者罚钱六千 文一禁池中养鱼何人私打拿获者罚钱五千文一禁村中不准开场赌博拾色打牌拿获者罚钱三千 文一谕牧童放牛不准牵走人路违者严责无宽三冬 种食物方可准走一禁池塘不准取水入田仝 护村中某人抗理众人罚罪一谕养猪牛马各宜固围捡点放出外食人之物照地所赔一谕拿获贼赃 众人公罚若不遵禁条者众人禀官一谕拿获贼赃者赏还二千文私报者罚五百文

  汝 大 见 刚首事庠生 廷章 如后 廷珍 卓选 振宗 廷献 廷迁 向成 光辉 光限 学习 三才

  如忠 如杰 尚忠 照忠 瑞华 水串 金放 双求 耀宗 尚光 尚雅 尚好 韦桥

  丰廷 有达 金道 有溪 金堂 金署 放补 廷口 廷清 杏桃 丰良 文清 玉盆

  有体 有五 有六 文昌 有补 有殿 仕道 丰川 丰庆 丰牙 放足 有山 金仕

  金丰 扶绅 金容 继述 丰光 扶牙 天开 荣怀 放喜 欢乐 金好 仲京 丰昌

  覃丰春 覃水丰 韦那才 莫显近 显清 显忠 显伐 有荣 有德 有元 有泉光绪二十三年三 月十六日立碑

  邑之有志,犹国之有史也,何国无史,亦何邑无志,盖志者,记一邑之土地、名物、佳 迹胜概,上足以供行政之采取,下足以资后人之考镜,志之由来尚矣。吾池之志,前氏无闻, 满清之初,先世祖念庵胤公承命修辑,始有其书,维时传系抄本,未付梨枣,地方亦鲜藏蓄, 经咸丰之变乱,是书火于兵燹,遂无硕果之仅存,而历代又不续修,以致失传日久,迄今欲 求残篇而亦不可得,然无论无存,纵或尚有其书,其记载亦祗在于明清之际,而由清来之二 百余年,事迹仍属独缺,如光绪初,知州湘西伯陶陈公师舜,甫抵任即欲从事修辑,当日老 成硕彦未尽云亡,果能踵修,采辑尚易,惜陈公因当急务,姑从缓图,旋以俸满离任,遂致 徒记空言,此举又成画饼,使后之官是邦生是邦者,是邦之土地、名物、佳迹胜概,末由而 知,虽间有通志及府志可读,惟各志取概括主义,所载有限,且零帙散卷,不过管豹之一斑, 矧府志之又系抄本,鲁鱼亥豕,字句多诋,此披阅人所以执卷三叹而深慨,县志之修辑不容 缓也。民国六年,县知事武宣伯瑶黄公祖瑜来宰吾池,庶政余暇,即论及此事,方议兴办, 适奉柳江道尹奉省长令准,内务部咨徵取各县志书,送部为编国史之资料用,是集议设局编 修,命宣持纂务,顾念事关著述,识贵淹通,猥以材棉任重,深懼弗胜,第以地方之人,纪 地方之事,责无旁贷,义不容辞,幸得诸同人协力赞襄,始能集事,计自七年一月组织筹备 起,至本年六月止,除中间因特别事故不能执务外,实六阅月而书成,惟是辑旧采新,端资 文献,而邑中之野吏方乘,既无珍藏,耆宿名流又皆物故,文献不足,往事何徵,只凭一时 之见闻,并依据零星之通志暨传抄之府志,约略参考,■订成编,其挂一漏十,沿讹袭谬之 贻讥,固难自讳,而文字之芜秽,体例之乖张,更不知矣,然是书一出,明知编辑不详,而 采集事实犹得略,异日之官是邦与生是邦之君子,得此一编以为考镜,或从事踵修,漏者补 之,谬者辩之,芜秽者芟除之,乖张者更正之,犹有依据,不至凿空而行,较前之无片纸只 字流传者,当胜倍蓰焉。今书成付印,谋之分存,以垂远徵,爰缀数言,以志始末。用贡诸 后来邦人君子参考者。时中华民国八年六月。

  为布告事,溯自帝国主义势力侵入以来,中国一切政治经济文化等权利,被夺殆尽。而 军阀竟不惜为帝国主义掠夺之工具,加紧剥削群众,屠杀工农。加之连年以来,各派 军阀互争地盘,混乱局面日益扩大。苛捐杂税,无微不至。各地贪官污吏、豪绅地主,更以 为护符,穷凶极恶,横行无忌,人民处于水火之中,惨状实不堪言。本军应革命之要 求而产生,其目的在驱逐帝国主义出华,推翻统治,肃清贪官污吏、豪绅地主等反动 势力,建设工农兵代表会议(苏维埃)政权,以解除民众痛苦为职志。现游击到此,已将反动 驱逐。我劳苦民众,应各安生业,毋误听谣言,自相惊扰,兹特郑重将本军对各界民众态度, 申明如左:

  一、对工人:组织工会,夺取政权,增加工资,减少时间,待遇得改良,失业有保险。

  二、对农民:组织农协,土地革命,打倒地主,消灭豪绅,租税尽取消,土地归农民。

  三、对士兵:改良待遇,废除肉刑,提高生活,官兵平等,既得参政,又有土地分。

  四、对商民:废除苛捐,取消杂税,保护贸易,买卖公平,严守军纪,绝不扰商民。

  五、对敌军:只打军阀,不打士兵,优待俘虏,不究团丁,愿来红军,本军最欢迎。

  六、对教育:提高文化,普及教育,劳动儿童,免费入学,推翻礼教,创造好风俗。

  七、对社会:抚恤老弱,救济赤贫,严禁烧杀,保卫安宁,努力生产,社会得太平。

  甚望各界民众,明了主张,共同努力,完成上述之目的。本军有厚望焉,切切此布。

  我们再也不能忍受了,卖国独裁政府残酷的压迫,一天天把我们逼到了绝路。我们要活 命、要自由,我们要死里求生,今天我们勇敢的举起了起义的义旗,我们不是供人屠宰的绵 羊。

  抗战八年,坏政府,欺民怕敌,借抗日的名义向我们勒索敲榨,要兵、要粮,然 而我们始终忍受着,我们遵令当兵纳粮,缴捐献物,从不发一句怨言。为什么?因为我们盼 望着抗日胜利后的民主自由,我们相信政府“实行民主,还政与民”的诺言是句真心 话。前年抗战是胜利了,但我们得到了什么?看吧,遍地饥饿,血腥高压,恐怖,无限止的 征兵征粮,重得惊人的富力捐和苛捐杂税,满天飞的比冥纸还不如的蒋家纸币,涨得比飞机 还要快的物价,到处丧尽天良的贪污剥削,残酷野蛮的清乡,这就是我们所得到的全部东西。 我们八年期望的全部落空了,八年的血汁白流了,我们被骗。但现在坏政府还要骗我 们,还要更厉害的逼我们当兵、纳粮、收富力捐,向我们要粮、要钱、要命,逼中国人去杀 中国人!

  我们长期在苦难中逐渐看清了坏政府的庐山真面目,我们已经完全了解今天中国 人民重重灾难,完全是由于坏政府坚持卖国独裁,勾结美帝国主义,进行内战的结果, 不打倒卖国独裁政府,中国人民就只有死路一条。

  我们认为:如果我们不愿坐以待毙,就只有武装起义打倒卖国独裁政府。我们主 张:中国应该实行真正的民主,建立各级真正“主权在民”的民主政府,建立各革命阶级联 盟的民主国家,美帝国主义的侵略势力完全滚出中国。政府与美国订立的各种卖国条 约一律无效。

  我们主张:现行的反人民的征兵制度应当废除,实行志愿兵制;反人民的征兵、征粮、 富力捐以及一切苛捐杂税应一律取消,实行累进税制与合理负担;土地独占与高利贷剥削应 完全打倒,实行土地改革;满足雇贫农的土地要求,并提高中农生活水准;反动党团化教育 应无条件的废除,实行民主教育。

  我们欢迎一切愿意为人民服务的知识分子、文化工作者与技术人员参加我们行列,对于 过去土豪劣绅,只要他们今天不再反对人民与侵害革命,我们不咎既往,并保证其生命财产 安全与保留其适当的生活水准,对于被坏政府驱迫前来反对我们部队的官兵与民团壮丁,只 要他们不继续反对我们,我们将也把他们与反动派顽固不变的走狗分别看待。在不侵害人民, 接受革命领导与服从革命纪律的原则下,我们欢迎部队官兵放下武器来归,为解放人 民也就是解放自己事业共同奋斗。

  我们的主张是正确的,我们的斗争是正义的。我们的起义不但是为了争取我们桂西人民 解放,同时还是为了解放全省与全国人民,今天全国人民的爱国民主斗争正以排山倒海的威 力节节胜利,卖国独裁政府在前方不断大吃败仗,在后方如火如荼的人民起义打得他胆战心 寒,他无钱无粮,后方空虚得没有一个正规军,他的死期已经不远了。我们有全国人民斗争 的配合,有正确的政治纲领,有严明的革命纪律,更有着全桂西人民坚强的团结与英勇斗争, 毫无疑义的,胜利将属于我们广西的人民。

  为了打倒全国人民的公敌—卖国独裁政府,为了争取桂西人民与全国人民的民主 解放,我们向区内一切不愿坐着等死的人们号召,向一切被坏政府虐害的农民、工人、知识 分子、公教人员、失业军官、士兵、商人、开明绅士与妇女们号召,迅速团结起来,为解放 人民也就是抢救你们自己的命运,立即行动起来!从各个不同的区域和阵地,展开反对国民 党卖国害民的政府的广泛斗争,用我们自己的力量,争取我们自己的解放。

  1978年12月18日下午5时, 原红七军、红八军覃国翰、孟国基等老战士重访河池红七军 标语楼(即红七军宿营旧址),就地举行了座谈,纪要如下。

  孟国基(百色军分区司令员):那时红七军到河池,革命气氛相当高涨哩!有儿童团、妇 女会、农会、商会、赤卫队,搞农动,满街都是拿梭镖的人。我们北上时,群众送我们 出去,有的拿开水,有的拿草鞋,跟在我们后头讲:“红军,你们一定回来啊!”我那时是 张军长(张云逸同志)的勤务兵,跟在张军长后面。张军长讲:“我们一定回来,一定回来的!”

  孟国基:(指黄明政) 他当时是机枪手,打得准准的,你们莫要忘他啊!(又指了其他同 志)他是黄超,他是覃国翰,他是救死扶伤的卢永克……

  孟国基:右江、河池,是我们的革命根据地,是韦拔群、黄治峰等同志建设、组织起来 的。我们红七军从广西到了江西,没有丢广西人的脸,为广西人民争光,参加革命,消灭了 蒋介石军队,解放全中国。

  覃国翰(广东省军区副司令员):我们回来得不容易。那么多老战士出去,如今剩下的不 多了,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有窟窿(指弹痕伤疤),都流过血。我们到湖南江华时,有个同志的 腿都挨冻坏了,断了。那时雪很大,我们头发这么长(用手比划),没有衣服穿,那象现在这 样,当兵有棉衣穿呢!我们那时的穿着,兵不象兵,民不象民。在百色起义时,打开仓库发 过一次衣服,以后都没有发了。开支时,一个人才得三块钱白洋,这是艰苦呀!不给第三代、 第四代讲讲,他们就不晓得革命艰苦,不晓得胜利从哪里来。红七军从广西出发,没有丢广 西人民的脸,原先出发时,有九千多人,现在还剩四十三个,为什么只有这么少的人?都是 战斗中牺牲的,没有开小差的。毛主席对红七军评价很高。

  黄超:那时,红七军战士,每个一人一支枪,每支枪只有五发子弹。一打仗,敌人的机 枪就哗哗哗地扫过来,我们不敢放枪,必要时才放。打冲锋,抓俘虏,俘虏对我们讲:“你 们的兵怪,我们打,你们不开枪。我们到了你们面前,你们才开枪!”他不晓得我们是五发 子弹解决战斗。我们是靠毛主席领导打江山,夺得政权不容易。有些人以为过去是过去。不 知道没有毛主席就没有过去,也没有今天。

  黄明政:(原热河省军区副政委、重庆警备区政委):部队在百色打了两次仗,只有一门 山炮,打得准,一发一中,打一个地方就得一个胜利。后来行军到湖南江华,雪太大,才把 这门炮丢了。从广西到江西,后来还打了好几次仗。

  覃国翰:红七军为人民、为党做了不少工作,不要忘记红七军。我们讲红七军的战绩, 不是吹牛,是为党的事业,宣传革命历史。如今湖南、江西群众,讲起红七军,总是伸着手 拇头。人民不忘记红七军,那就对了。

  韦权(区政协委员、离休老干部):我原先属韦拔群的二十一师六十二团。拔群被害后, 我们跟黄松坚坚持敌后斗争。到抗战国共合作,那时,右江党委跟谈判,1937年成立 了广西右江抗日义勇军。谈判达成协议,我们定了四个条件:一、各部队集中田州。二、各 部队训练半年以上然后出发。三、各部队到前方抗日,必须接到第八路军共同签署的命令才 能开拔。四、上前方去作战,主要的是打游击。后来打了败仗,把我们的部队补充到 他们的五、六军,我们的队伍就被瓦解了。我们红七军有二十三个连排干部,从军队 逃跑出来,去到延安。现在这二十三个人,还剩下三个了!其中有一个在南京当装甲兵司令。 讲这段历史,是讲背信弃义,瓦解革命队伍。

  河池县的同志问:当年张云逸同志和同志在河池究竟住在什么地方?这是很久以 来一直没有弄清的问题,有好多种讲法。

  众老战士:他当时是军部的勤务兵,他懂,我们当时在连队里,不懂军部的情况……伤 亡了多少红七军战士啊!后来到了江西,红七军的编制被取消,好多干部受迫害!到了延安, 党的七大以后,才得恢复过来,波折很多呀!……

  黄超:红七军跟敌人打仗,受迫害;在党内,也被错误路线迫害。那时邓发是国 家保卫局长,他讲红七军、张云逸、李明瑞是“改组派”。邓发这个人,以前是广东 省委书记,中央委托他派、张云逸到广西来,他却讲红七军是“改组派”,说明革命 是很复杂、曲折的,经过“”,我们更认识到这点。后来,邓发在延安也承认了: “说红七军是改组派, 我有责任。 ”那时我们讲,红七军打仗打得很好,到江西还挨讲是 “改组派”,我们向中央提出意见讲:我们红七军受迫害,应不应该开会?毛主席说:允许 你们“山头”开会,但不要搞“山头”。那时张老在前方,叫在延安的红七军的同志自己开 会。大家在开会时对邓发同志提了意见,当时陈毅同志也代表中央来参加。陈老总说,讲红 七军是“改组派”,是邓发同志的个人意见,是不代表中央的。

  孟国基(指着后楼):张老就住在这里,那天张老叫我去请邓政委,桌上摆了一张河池地 图。陈洪涛、韦拔群、邓政委、张老一起坐在桌边。张老对韦拔群讲:“我们要走啰,部队 要整编啰,给少数部队给你们,还给足够的给你们。”韦拔群讲:“不,主力北上 需要,我们坚持苏维埃,我们自有办法,我的队伍改编为二十一师,我们没有意见, 好战士、好干部你们都带上,我们留下一些做骨干就得了。”

  覃国翰:我写了一篇《在河池整编时的韦拔群同志》的回忆录,也谈到这事。青年要向 韦拔群学点什么?拔群同志的品德是高尚的。1926年我在东兰农讲所当学员,第三届农讲所 在育才学校举办,魁星楼对面。还有一个礼拜,我们就要毕业了,我们分组下去搞调查研究。 在拔群同志的家乡了解到他是把家中田产都卖光来搞革命,完全背叛了他的家庭。在河池整 编时,韦拔群第三纵队都编进了十九、二十师,好人好马好枪好干部都编进去了。他自己只 带着一面二十一师的红旗(当时委任他当二十一师师长),回右江坚持革命根据地,带回去不 到一百人,一些破烂枪,老弱小兵。1953年我是广西军区参谋长,张老是司令员。张老常讲: “韦拔群是好干部,我们部队谁都比不上他,韦拔群的品德很好,建立右江根据地立了很大 的功劳。”记得毛主席也对国清同志讲:你们右江韦拔群的电影要拍出来呀,广东的彭湃也 要拍出来!可见毛主席逝世前还一直念着广西右江和广东海陆丰。这应该对青年人讲,对教 师讲。特别是教师,他们是党的宣传员,要宣传。对民兵也讲。光靠我们这些“老家伙”讲 不行。特别要教育好整个右江人民,实现四个现代化也必须以粮食为基础的,如果没有饭吃, 怎么搞四个现代化?要对党员、团员、教师、青年、民兵都讲讲,你们的工作就好做多了。

  1983年4月16日及7月22日请示悉,同意你区:一、二、三、四、五、六、七、八(略)九、 撤销河池县,设立河池市(县级),以河池县的行政区域为河池市的行政区域。(下略)

  1954年的金城江镇,绝大部分是竹棚房屋,江北岸民权、中山两条街交界处有家广东客 栈。 相邻是间北方饭店。2月28日,饭店老板韩国平承包志愿军某部三连和八连的饭菜。小 饭店要包下这么多人的饭菜是有困难的。包下后老板叫饭店伙计李干翔到隔壁广东客栈厨房 去煮饭。下午五时,志愿军同志按时就餐,但该店只煮好一锅饭不够吃,引起志愿军同志不 满,出现了争吵,韩国平为了安定客人情绪,急忙催促李干翔赶快去煮,当第二锅饭将熟时, 在忙乱中没有将退出的火熄灭,即跑回饭店照料客人吃饭。过十多分钟李干翔回厨房打饭, 见退出的火已引起靠近的干柴燃起来了,同时又燃着旁边洗澡房的竹席。急得客栈老板也赶 来共同灭火,但火势随着风势越来越大,已无法扑灭,闻讯赶来灭火的各阶层群众有4000余 人,但由于气候干燥,当天又刮风,火球四处飞落,火球落处随即起火,加上是竹棚房,又 拥挤,巷道狭窄,灭火群众无法进去。消防队员虽然进去了,但消防设备不足,也无济于事。 一小时左右,河北四条街(解放、中山、民权、民族)三分之二以上的房屋均陷入火海。

  根据26个单位统计,国家资财损失总值725.5223亿多元 (旧币,下同) 。居民被烧房屋 606间,受灾891户,2889人。居民损失物资总值12.9855亿多元。企业单位受灾干部373人, 损失物资总值3.3912亿多元。受伤351人(重伤17人,轻伤334人),死亡1人。

  大火后第二天清晨,由郭珍县长主持召集县直机关各部委办、局、行、社、院、所、公 司、群团、学校及第一区公所等28个单位代表商议,组成火灾善后委员会,下设安置、救济 慰问及治疗卫生、治安保卫、调查统计等股,分工负责处理善后事宜,并抽调县级干部3人, 区级干部24人, 一般干部51人参加善后处理,另外抽调县中学生200人参加调查统计,会后 立即开展五项工作:一是把受灾群众暂时安置到邻近村屯和未受灾的街户居住;二是发放紧 急救济粮五天,每人每天一斤;三是召开灾民代表会,由郭县长和专署吴振华同志代表政府 表示慰问;四是动员群众继续灭绝火种;五是慰问转建军人和受伤人员。专署公安处李处长、 省公安厅赵厅长相继赶到。3月3日召开全体灾民大会,赵、李、郭代表省、地、县向灾民表 示慰问,号召灾民树立信心,团结互助,重建家园。专署还送来一批衣服、棉被、鞋袜等救 灾物资。

  此次大火灾面大,损失惨重,但在省、地、县各级政府的关怀下,及时采取了各项救济 措施,社会秩序安定,很快恢复了生产。灾后金城江镇竹棚房基本绝迹。居民在政府的救济 和贷款下,绝大部分迅速建起了干打垒的泥墙瓦房。

  1970年7月13日,由于龙江上游连下大雨和暴雨,汇成洪峰,下午7时开始,每小时水位 上涨60厘米。 至14日晚上12时水位上涨至历史上罕见的150.97米,超过警戒水位10.97米, 造成金城江地区百年来的特大洪水灾害,全镇被洪水淹没面积达70%,镇中心及主要街道均 被水淹没,镇内交通阻塞,大量房屋倒塌。全镇余下部分高点,如县医院门诊部、百货公司 宿舍等,群众聚集,隔水相望。

  此次水灾特点:水势猛、夜间到、被淹面积大。据当时统计,全镇被水淹受灾的有29个 单位、6条街道、3个大队、80个组(队)共1581户、4361人。房屋倒塌1581户(单位)共2508间, 其中国家仓库58间、 办公室44间、门市部26间、车间3间、学校117间、职工宿舍631间、民 房1569间。 遭受洪水严重威胁的国家、集体财产共达662万多元,其中粮食折款99多万元, 工业品类折款445万元,农产品类折款32.2万元,其他财产折款85.8万元。

  在严重水灾面前,全体军民奋起抢救,苦战两昼夜,使大量国家资财化险为安。除房屋 倒塌外,国家资财只损失82.93万元,其中工业品类折款36.42万元,农业品类折款9万多元。 食杂类折款4万多元,其他财产折款33.37万元,另外,粮食受淹免票处理6.79万公斤。

  大水后,国家采取紧急救济措施,居民住房迁往山上高地。主要街道两旁国家和集体建 起了三至四层的楼房。

  6月12日至16日, 市境内连日暴雨,雨量达50毫米,造成历史上罕见的洪涝灾害。全市 所辖14个乡镇、139个行政村,有13个乡镇、134个行政村受灾,其中自土、东江、金城江、 河池、 六圩、保平等6个乡镇为重灾区。全市民房倒塌2007户、5390间。造成危房1621户、 5939间, 伤亡各6人。8000多人被洪水围困、6000多人无家可归,禽畜被压死或病死近5000 头(只) ;20.7万亩农作物爱损(其中水稻无收8460亩。减半收13200亩、玉米无收9760亩); 部分水利、交通、邮电等设施和耕地被毁坏;45所小学被迫停课,49家厂矿企业被迫停产, 全市直接经济损失3.5231亿元。继后7月1日至18日、8月7日至8日,在上述6个乡镇加上一个 六甲镇在内涝未退的情况下,复遭第二、第三次暴雨袭击,以至重灾迭现,其中白土乡农作 物被淹1.08万亩,毁坏耕地239亩,冲垮公路600多米,交通、邮电、照明等一度中断。

  鉴于灾情严重,市委、市政府及时成立生产救灾指挥部,市长韦利英任指挥长 (市委书 记莫振汉当时在就学习) ,市委副书记覃现超、人大常委主任韦日宁、副市长莫英善等任副 指挥长,下设办公室及生产救灾组、生活安排组、民房重建组、应急抢险组。由副指挥长分 工担任各组组长;各乡镇亦相应成立生产救灾指挥机构,市直还抽调各部门领导及干部59名 组成生产救灾工作队,深入24个重灾村,逐屯逐户调查核实灾情,组织群众开展生产自救。 同时调运50多万公斤粮食到重灾区供应站, 凡口粮被淹的灾民,政府立即发给每人5公斤大 米应急,接着按实际缺粮发证,自6月13日至8月25日凭证逐月每人发大米10公斤或玉米12.5 公斤,此后计发粮食28.81万斤,金额47.62万元,由于措施得力,没有出现逃荒讨饭和非正 常死亡现象。 还发放给灾民衣服4万件、蚊帐141床;凡属无家可归的农户,立即发给1-2捆 油毛毡搭简易棚房, 计发放油毛毡2550捆,石绵瓦400块,同时保险公司又给投保户赔偿40 多万元, 并且继救济建房户400元,合计金额172.48万元,对水毁校舍或造成危房的拨款10 万元进行新建或复修,保证秋季所有学校均能按时开学。

  由于洪涝期长,农民体质损耗大,以致常见病和传染病增多,自6月15日至8月25日全市 发生肝炎, 痢疾、感染性腹泻、乙脑、流感、钩端螺旋体等14种染病752例,其中强烈传染 病4例。 市委市政府鉴此立即成立灾期防治病领导机构,在自治区、地区卫生防疫部门的帮 助指导下, 各医疗单位于6月中旬至8月底,派出31批,215人医疗队深入灾区治病防病,共 为群众看病33110人次,用去药品价值16.4万元,控制了疫情。

  为了执行市委、市政府关于晚稻的决策:组织人员外出购进水稻杂优种子3.68万公斤、 玉米杂优种子0.612万公斤及一批小麦、养麦种子,拨款23.84万元,无偿或补贴供应灾农; 增加秋粮种植计划, 发动灾区抢收抢种,至8月底,可收的已收完,该种的已种下秋季作物 16.87万亩, 占调整增加计划的90.6%其中晚稻6.3195万亩,完成调整增加计划99%,此外 有再生稻、红薯、秋花生等都超过增补计划;还给予化肥半价补贴,共拨款26.5万元。在生 产救灾中再广开收入门路, 拨款4万元扶持灾后蔬菜生产,鼓励灾区劳务输出。此外,拨款 56万元,并发动群众少量集资,组织1.2万劳力抢修毁水利工程114处,恢复灌溉面积2.96万 亩;又投资11.5万元清理公路塌方5000立方米.修复路面2.5万平方米;同时对水毁电信设施 的农线月底亦全部修通。

  干部群众团结救灾,在历史上是空前的,全市副科及以上捐献一个月工资,一般干部捐 献半个月工资。轻灾区支援重灾区的有五圩乡群众捐大米3000多公斤支援东江乡,下考、三 旺乡群众捐粮3200公斤支援保平乡。不少单位及社会各界人士纷纷捐献物相助,全市共收到 捐款105.5万元,衣物4.3万多件,大米170吨,农业银行于六、七月已发放救灾贷款730万元, 市信用社发放307.2万元, 及时解决了恢复生产的种子、化肥、农药、以及生活、建房等一 系列问题。

  据《河池县志》记载:“黄志璋系福建晋江人,康熙二十九年来任河池知州,勤政爱民, 富有才藻。”任内逢大旱灾,百姓饿死。黄志璋见灾情严重,如按手续请求上峰批准赈灾, 公文往返费时,势必死人益多,遂一面开仓救济,一面呈报上级。不料知府以“繁结民心” 问罪。黄自度有口难辩,就含冤自杀了。后来百姓联名申诉,为他鸣冤叫屈,才得昭雪。百 姓为了纪念他,称他的坟为“黄官坟”,称河池旧城附近的马鹿山下的石桥为“黄官桥”, 邑人置“黄官田”为“每年享祀之用。”

  黄志璋的遗迹,尚存有二:一是河池小学孔庙门前的两块大石碑刻,为黄所立;一是在 “收水岩”有亲笔刻岩“一洞天”三字和他儿子黄德佑的题壁长诗一首。

  自清乾隆六年(1741年)庆远知府屠用中奏请两广总督马尔赛批准设置白土巡检司后,历 届巡检均为流官(外籍官)。光绪二十年,有流官罗崇约任白土巡检。按当时巡检司编制巡检 一员,俸银31两5钱3分,养廉(正俸以外的津贴)银80两。皂隶(差役人员)二名、马夫一名, 岁支银18两,遇润加银1两5钱。裁存弓兵24名,岁支银81两2钱7分1厘,遇润加银6两7钱8分 7厘8毫。巡检属九品官位,已受此厚禄。本应自愧,然罗崇约贪得无厌,不顾白土地瘠民贫, 竟丧心病狂加征官饷,对社会兴办公益亦从中渔利,凡民事诉讼必索取巨贿以饱繁囊;上任 第五年,在民脂民膏养肥之下,淫欲恶性膨胀,企图强娶民间少女为妾,百姓称之为“蚂蝗 官”。

  光绪二十五年二月初三日,白土街民胡某结婚,设宴于武秀才蓝香山门前,席上库生胡 昌祺正评议“蚂蝗官”二、三事。适罗出巡过此,胡昌祺怒火方兴,在蓝香山的支持下,上 前指着罗氏鼻尖,大骂:“罗崇约!你懂不懂,百姓叫你‘蚂蝗官’?竟如此厚颜上市,恬 不知耻!”罗大声呵斥:“胡昌祺!你当街骂官员,本司非要你坐牢不可”。胡亦扬声叱责: “正好!明天非要你到知府面前过硬不可”。

  次日清晨,胡拉着骡子到司署门前,大喊:“罗崇约!大丈夫言出必行。”罗只好被迫 上马,随胡昌祺专程一百四十五华里,当天赶至庆远府。

  第三日(二月初五日)知府开庭,开始即严斥胡昌祺当众辱官,有损政体,应严以法纪, 企图判胡昌祺反罪。胡赤心为民,壮胆陈词,怒揭罗崇约虐民事实:

  一、罗于光绪二十年接前任白官之后,立即实行月加征官饷十两银毫。年加征官饷一百 二十两银毫。

  二、白土地瘠民贫,社会公益事业非但不得官助。罗反而于光绪二十一年乘民间集资兴 建雨水庙之机,从筹建中贪污银毫72两。光绪二十二年又乘筹建雷王庙之机,从中贪污银毫 100两。

  三、清廷原规定流官不能与当地女子成亲,罗竞以权势压民,千方百计要强娶侄洞屯兰 家少女为妾,执法乱法,理当罪加一等。

  四、从光绪二十年至光绪二十五年,罗任巡检六年期间,对民事诉讼双方,索贿大小十 六起,三十二人,计银毫三百两。其中最小五两,最大五十两,贿少者虽有理亦变为无理, 贿多者虽无理亦可变为有理。颠倒黑白是非,庶民怨声载道。

  胡昌祺揭罢,随即递上乡民诉状十余纸,并愤然重申“此束状纸,皆良民秉笔直书,请 知府深入查究。如敢庇护纵恶,白土庶民必将上诉右江道,我为民除暴,即使入狱,在所不 顾。”罗听后面色苍白,默声不语。知府也只得面诺派员查处。一个月之后,遂罢罗官。并 勒令停止其强娶行为。白土庶民从身上拔掉“蚂蝗”,人心大快。

  拔贡乡下桥村上田屯东郊, 有一口大坟,高3.16米,直径3.2米,为清工料石砌成。墓 碑上架的石檐伸出一米多,两根顶檐石柱上刻有“凤凰飞舞上青天,青龙腾跃出海来”。

  这是上田廖家女婿“师爷”黄棣山的坟茔,是下桥一带村民于民国3年(1914年) 为纪念 黄棣山而修的。

  黄棣山,原籍江西,家贫,幼年丧父,随母流落湖南长沙,不久又随母下堂。继父见他 聪明能干,便送他上学读书,及长,看到清廷腐败、酷吏暴虐,民不聊生,立志为民除害, 遂潜心攻读,并苦练武功,皆有成就。

  清同治四年(1865)录为长沙府员司,因办事精明干练,不久晋长沙太守。

  黄虽身居官位,但仍深入巷闾体察民情,为民说话,得百姓敬重。但也因此举,受到长 沙府内官员非议妒恨。一次,因支持受害百姓控告府内官员渎职,被诬为犯上作乱而于光绪 元年(1875年)贬谪广西庆远府任师爷,仍因经常深入民间,支持正义,复遭官府当局不满。 黄目击官府腐败,百姓深受冤屈,自己却爱莫能助,遂弃官归农。自后于清光绪6年(1880年). 他以百姓身份采访至拔贡乡下桥村。闻邻县南丹七圩有砂矿,于是亲往考察,继而邀集下桥 部份群众共同开采,不久致富。即在下桥结婚立家,其妻经营当铺。黄一向与人为善,常急 人之所急,资助邻里贫户,为百姓伸张正义。上田屯廖秀苗之妹被福来屯财主覃少爷奸污后, 勒死沉尸于打狗河。廖告到河池知州,因知州受贿,包庇覃,覃有恃无恐。消遥法外,反而 陷害廖弟,被送县关押。黄为廖写状纸告到庆远府,府查办知州,释放廖弟,把作恶多端的 覃少爷捉手归案。

  光绪十六年至二十四年(1890-1898年) ,南丹八圩一带有“赤柳”(强盗)团伙,常打家 劫舍,危害乡里,百姓惧恨。下桥群众纷起联议,组成防卫队,荐举黄任队长兼教练。“赤 柳”闻知下桥防卫队武艺高强,不敢相扰,但对其他地区仍猖獗不已,甚至殃及府城。知州 出动官兵多次围捕,皆因“赤柳”狡黠,均告失败。至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一天,值侧岭 圩日,“赤柳”正劫持侧岭与六卡之间赶圩百姓。当州兵赶至时,虽包围“赤柳”,但无人 敢动手抓捕,两方相持甚久。后虽有几名州兵踊上,却被“赤柳”杀伤,余众皆颤抖。“赤 柳”正欲突围逃跑,黄赶到,叱咤一声,州官兵让路,“赤柳”头目一望,果见黄率队到来, 忙拱手以告:“黄棣山!久仰高名,今天来得正好……”,话音未落,便有几名“赤柳”猛 冲剌黄,黄以“空手夺白刃”招术,夺刀一把,紧接着又“神龙抖甲”一招,将身边“赤柳” 皆撩倒于地,黄只身克敌数人后,与“赤柳”头目姚××激战几十回合。最后一手抓住姚左 锁骨,顺势一拉。鲜血从黄手指喷涌而出,姚立即瘫软求饶。众“赤柳”纷纷跪下,俯首就 擒,在场官兵见状,佩服得五体投地。州兵小头目怕押送“赤柳”在路上出事,求黄一同前 往庆远府。庆远府惩处了“赤柳”,表彰黄为民除害功绩,上报朝廷,赐予“五品”军功。 当黄从庆远府领奖归来的旬日里,祝贺乡亲,络绎不绝,欢呼不已。民国3年(1914年) 黄棣 山师爷病逝,出殡日前来送葬百姓千人,送葬队伍长达一里多路。至今每年清明,前来扫墓 供祭乡众源源不断。

  《河池市志》编纂始于1985年。当年成立河池市市志编纂委员会,设主任1人,副主任2 人,委员5人。同年4月16日设置河池市志办公室,设主任1人,副主任1人,办公室人员编制 共12人。接着,市委、市政府发布征集有关市志资料的通知,并召开各部、委、办、局、行、 社领导及其秘书会议,具体布置征集资料工作。市志办人员先后到广西第一、第二图书馆, 区档案馆、博物馆,广西日报社,北京、上海、柳州、桂林等地及河池地区有关县的图书、 档案馆,市内图书档案馆室,进行查阅档案及文史资料,并走访市内外知情老人及拍摄古迹 照片等等。

  1987年开始编写各分志初稿, 1990年10月完成全书107万字的初稿,送区通志馆、地区 方志办和市直各有关部门广泛征求意见。 1991年2月召开区、地、市三级评审会。评审认为 初稿是比较成功的,同时也指出:“志书初稿下限1985年,距出书的时间跨度太大,要延长 下限至1990年”。接着,编修人员又用了两年多时间,在原初稿材料的基础上重新调整结构, 增写了伸延部份的新内容,总编纂成建置政区、自然环境、人口计生、农业、林业、畜牧渔 业、气象事业、水利电力、农机、工业乡镇企业、交通、邮电、城乡建设、环境保护、商业、 粮油、供销合作、工商物价、财税审计、金融、计划统计、党派群团、政权政协、政法、民 政、信访、劳动人事、军事、教育、科技、文化、卫生、体育、民俗宗教、人物等33篇,加 上序言、 大事记、概述、凡例、附录、编后记等卷首卷尾,全书140章、453节、155万字, 于1993年8月送河池地区方志办公室审查, 地区方志办于1994年元月14、15日通过评审会公 布审改意见,我们按地区的审改意见又进行了3个月的纠误补漏工作,于1994年6月送区通志 馆终审,并特请区通志馆晏源源、潘洪恩、周永光等同志再进行编辑加工,最后经通志馆验 收,于1995年8月送广西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

  《河池市志》是建县以来的第二部地方志,记载了1042年来河池人民改造自然,把社会 不断推向前进的史迹,以马列主义思想为指导思想,在编纂中对旧志采取其精华而去 其糟粕。 如旧志载民国8年全县总人口18.8万人,到民国16年下降为6.6万人,仅8年间总人 口竟下降将近2/3。经多方查阅史料,证实这8年并无特大灾异而影响人口骤降,邻近的环江、 宜山、南丹、都安、东兰等县总人口都逐年略有增长,仅河池县人口下降2/3是不可取信的, 据此,我们纠正了这一谬误。

  《河池市志》 各分志从系统搜集资料、编写及6至12次修改到最后定稿,编修人员历时 九载的3000多个日日夜夜,呕心沥血,夜以继日进行了艰苦的工作,特别是莫善宝、严庆铭、 韦翠玉、莫限遇等同志,为本书各分志分工负责到底的编辑作了不懈的努力,市内各有关战 线,单位领导和供稿员为本书供稿也作出了无私的贡献,市府办主任兼管市志工作的莫保应 同志还亲手改写了军事篇志稿,曾参与搜集资料或编修一段时间的还有邓克三、黄彪、陈丹、 罗渊、韦汉周、韦海舟、韦志强、葛东海等同志。

  《河池市志》在编纂过程中得到国家档案局、人民日报社、北京图书馆、上海文联、区 通志馆、区档案馆、广西日报社、区图书馆、桂林图书馆、柳州地委档案馆等的具体帮助。 在志稿评审中,区通志馆刘肇贵、梁汉坤、罗解三、晏源源等副馆长,潘洪恩、龙廷驹、周 永光、黄卷超、吴国强等主任及副编审童健飞同志,河池地区方志办主任韦仕清、蔡润昌等 同志均提出了指导性的修改意见,还有地区邮电局副局长余志光撰写邮电志初稿,地区气象 局副局长吴国荣撰写气象事业志,市科委副主任潘子裕撰写自然环境志等,在此一并致以衷 心的谢意。

  由于主客观因素限制,志书所录取的资料不一定完整,可能有些该入志的情况尚未载入, 其它也会有不尽如人意之处,欢迎批评指正。香港最快开奖结果查询

关闭窗口

网站首页  | 惠美网  | 企业文化  | 新闻中心  | 社区  | 美容院产品批发  | 美容院护肤品  | 美容院产品  | 化妆品商城  | 化妆品网站  | 化妆品品牌

惠美网美容院护肤品直卖网是一家经营美容院产品的批发和零售的化妆品网站,汇美购商城只销售原厂专柜正品,品质保证.